【104.05.06 到底有沒有「九二共識」?甚麼是「九二共識」?】


  朱立倫主席去大陸訪問,李登輝前總統再跳出來說,沒有「九二共識」。到底有沒有「九二共識」。這件事馬虎不得,大家都不能亂說話,按照事實說真話。我今天把「九二共識」形成的經過呈現如下,希望大家能夠了解。到底有沒有「九二共識」,甚麼是「九二共識」?我也要問蔡英文,您是不接受「九二共識」這個名相,還是不接受它的精神及內涵?

  事情的開始是這樣的。1987年臺灣開放老兵返鄉探親,開啟了兩岸交流。因兩岸民間交流漸趨頻繁,有關兩岸文書驗證及共同打擊犯罪問題,亟待解決。海基會於1992年3月派代表赴北京與海協會首度協商,隨後兩會經數度函電溝通,決定在1992年10月28日在香港協商有關兩岸文書查證之協議。

一、兩岸各自表述自己的立場

(1)北京的立場:主要是堅持一個中國原則

  在此之前,北京提出此項協議需以「一個中國原則」為前提,並要求在協議文中載入相關文字。海協會並提出五種方案。分別為:

方案一:海峽兩岸文書使用問題是中國的內部事務。

方案二:海峽兩岸文書使用問題是中國的事務。

方案三:海峽兩岸文書使用問題是中國的事務。考慮到海峽兩岸存在不同制度(或國家尚未完成統一)的現實,這類事務有其特殊性,通過海協會、中國公證員協會與海基會的平等協商,予以妥善解決。

方案四: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對兩岸公證書使用(或其他商談事務)加以妥善解決。

方案五:海峽兩岸關係協會、中國公證員協會與海峽交流基金會依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的共識,通過平等協商,妥善解決海峽兩岸文書使用問題。

  以上各方案中均載有「兩岸文書查證是中國內部的事務」或「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的文字。

  對於海協會提出的五種方案,臺北方面均表示無法接受,但是也體認,「一個中國原則」是北京不可能退讓的底線,而且「一個中國原則」本來也就是中華民國的憲政立場,只是北京已經在國際間占據了「中國」這個話語權,要如何處理這個問題?

(2)臺北的立場:主要是「一中各表」

  1992年8月1日國家統一委員會對一個中國的涵義預作解釋,做為臺北方面的基本立場。

  國統會通過的「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對於「一個中國原則」的看法是:「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但雙方賦予之涵義有所不同,中共當局認為『一個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將來統一後臺灣將成為其轄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我方則認為『一個中國』應指1912年成立迄今之中華民國,其主權及於整個中國,目前之治權,則僅及於臺澎金馬,臺灣固為中國之一部分,但大陸亦為中國之一部分」。 

  針對大陸海協會所提出的五種表述方案,臺灣方面陸委會經反覆研酌,也提出五種對案,授權海基會於會談中酌情提出。海基會將陸委會授權的五種表達方案,酌加修正為三種,並獲陸委會同意,這三種表達方案是:

方案一:鑑於中國仍處於暫時分裂之狀態,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由於兩岸民間交流日益頻繁,為保障兩岸人民權益,對於文書查證應妥善加以解決。

方案二:海峽兩岸文書查證是兩岸中國人間的事務。

方案三: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惟鑑於兩岸民間交流日益頻繁,為保障兩岸人民權益,對於文書查證,應加以妥善解決。

  1992年10月28日,雙方由海基會與海協會代表在香港商談。在商談的過程中,雙方各依序提出表達方案,反覆折衝。基於對「一個中國」問題難有共識,陸委會乃授權海基會以各自口頭表述方式,以解決此一問題。海協會代表對此提議未表接受,中止商談。海基會代表則停留至11月5日,見海協會代表無返港續商之意願後,才離港返臺。

  海基會並於11月3日發布新聞稿表示:「海協會在本次香港商談中,對『一個中國』原則一再堅持應當有所表述,本會經徵得主管機關同意,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可以接受。至於口頭聲明的具體內容,我方將根據《國家統一綱領》及國家統一委員會本年八月一日對於『一個中國』涵義所作決議,加以表達。」同日,海基會致海協會函中亦表達完全相同之意見。海協會孫亞夫並於是日致電海基會秘書長陳榮傑,表示尊重並接受海基會之建議。

  隨後,海協會於11月16日致函海基會表示:「在香港商談中,海基會代表建議,採用兩會各自口頭聲明的方式表述一個中國的原則,並提出具體表述內容。其中明確表達了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11月3日貴會來函正式通知我會表示已徵得臺灣方面的同意,以口頭聲明的方式,各自表達。我會充分尊重並接受貴會的建議,並已於11月3日電話告知陳榮傑先生。……現將我會擬作口頭表述的要點函告貴會: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的統一,但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本此精神,對公證書使用(或其他商談事物)加以妥善解決。」

  海協會11月16日來函後,海基會沒有立即回函,海協會即於11月30日再度來函,希望早日實現「汪辜會晤」,並建議12月上旬進行預備性磋商,12月下旬實現「汪辜會晤」。後續的發展是,預備性磋商及辜汪會談,均是到了1993年4月上旬及下旬才舉行。

二、兩岸對「九二共識」的立場與原則:兩點相同、一點不同

從兩會往來的互動與文件中,可以看出,兩會開始時陷入僵局,其關鍵在於兩岸對於「一個中國原則」的看法不一。後來臺北在國家統一委員會對「一個中國的涵義」作出聲明後,兩會日後才得以開啟辜汪會談。

兩會彼此能夠相互接受的重點如下:

  北京方面的立場與原則包括三點:(1)堅持「一個中國原則」;(2)謀求國家的統一;(3)有關兩岸事務性協商,對「一個中國」的政治意涵採取「一中不表」方式。

  北京以上第三個「一中不表」立場僅限於兩岸事務性商談,換言之,並沒有說明,兩岸未來可能的政治性商談是否亦適用「一中不表」原則。不過,從北京的立場看來,未來兩岸的政治性商談,有關一個中國原則或國家統一問題上不會接受「各自表述」的立場。正如同北京所說的,只有「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

  臺北方面的立場與原則,在海基會第三個方案中說得很清楚,也包括三點:(1)謀求中國統一;(2)堅持一個中國原則;(3)對於一個中國原則的政治意涵採取口頭各自表述立場。

  如果說1992年兩岸之間有所謂的「共識」,那麼這個「共識」應該包括北京與臺北分別表達的上述三項立場,缺一不可。將兩者做一比較可以發現,兩岸相同地方在於「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與「謀求國家統一」,不同地方在於北京認為在事務性協商上,對一個中國的政治意涵「不表」,臺北方面則認為兩岸在「一中」政治意涵上可以「各表」。

三、「九二共識」名詞的出現

  2000年政黨輪替,民進黨5月上臺。在民進黨上臺以前,曾任陸委會主委,也是公認「九二共識」這個名詞的創始人蘇起在他的文章中表示:「因為憂慮兩岸前景,希望能創造某個模糊概念,讓兩岸能在『一個中國』問題上解套,本人曾在2000年4月脫離公職期前夕,創造『九二共識』這一個新名詞,企圖避開『一個中國』這四個字,並涵蓋兩岸各黨的主張」(蘇起,〈序:「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共識的意義與貢獻〉,蘇起、鄭安國主編,《「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共識的史實》,2002年,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第VII頁)。

  從蘇起的文字來看,用「九二共識」來取代「一中各表」,其目的在化解民進黨對於「一個中國」可能無法接受的疑慮,希望將1992年兩會所達成的「共識」,籠統模糊以「九二共識」表之。只是他沒有想到,他的善意並沒有被民進黨接受。民進黨迄今為止,仍舊不接受「九二共識」。

  我在前日公佈的《洪秀柱對於兩岸政治論述的說帖》裡面談得非常清楚,在我看來,所謂「九二共識」,其實是1992年兩會協商期間,彼此「求同存異」所達成的一個互信基礎。

  李登輝前總統其實就是當時的當事人,應該完全清楚知曉這段歷史與過程。「九二共識」這個名詞說法,出現在2000年,但是它的本質卻是原原本本地在那裡。民進黨其實可以說清楚,是不接受「九二共識」這個名詞,還是不接受其精神及內涵。李登輝前總統年紀也大了,或許他已經忘了這段歷史,他也不會再選總統。民進黨蔡英文主席可是要選總統的人,就不能不說清楚了吧!

‪#‎洪秀柱‬ ‪#‎九二共識‬ ‪#‎兩岸‬ ‪#‎一中各表‬ ‪#‎一中不表‬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