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05.30 柱柱姐為何不贊同廢除死刑】


  今天看到被割喉女童搶救不治的消息,我內心十分悲傷不忍,對於這種泯滅人性、罪大惡極的犯行,尤其是殘忍殺害無辜小孩的暴徒,柱柱姐要給予最嚴厲的譴責。

  前兩天柱柱姐在「網路酸辣湯」電視節目,被問到是否贊成廢除死刑,柱柱姐當場明確回答「不可」。當時在節目中因為是「快問快答」,沒有時間細述理由,我原本就想在臉書告訴大家我的看法。

  「廢死與否」在我們社會討論甚久,一直以來,我表達的都是不贊同廢死,也希望蔡英文主席也應對此議題明確表示她的意見與態度。

  柱柱姐不贊同廢除死刑並不是因為我不尊重生命,也不是不了解生命權的重要性,而是柱柱姐認為,「廢死」主張存在著一些盲點,也不符合「因果」以及社會 應有的「公平正義」,只有當被害者的親屬關係人願意原諒加害者時,法院才有權力給予加害者免除「死刑」的判決。以下是我的六點看法:

一、 國家不能殺人的說法,根本不存在

  廢死倡議者的理由是要尊重生命保障人權,不應該「以暴制暴,以死止死」,也就是說,不只個人不應該殺人,國家也不應該殺人。他們認為,現代刑罰重教 化,而非報復。但是我們摸著良心說,全世界哪一個國家可以做到完全尊重生命,不殺一個人?我隨便舉個例子,每個國家對警察使用槍枝都有嚴格的規定,但是當 警察感受到武裝暴徒明確威脅到他人生命時,警方是否可以開槍將他擊斃?警方在一剎那,應該不會去考慮,這個暴徒是否因為有個不幸的童年,是否受到他人的歧 視而變得心理不正常。所以,國家不能殺人的說法,不能成立。

二、 廢死倡議者是否反對製造武器?

  廢死倡議者主張國家不可以殺人,是否也應該主張解散國防部,不生產任何可能致命的槍炮,也拒絕將武器、子彈輸出賣到國外去賺錢?那些主張廢死的國家, 是否也應該反對「以暴制暴」,不再參與世界的武裝衝突,做個百分之百的和平國家?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又如何談「國家沒有權力致人於死」的「廢死」?在全球 武器出口十大國家中, 德國、法國、英國和瑞典這些主張「廢死」的國家都榜上有名,而且出口的都是殺傷力極強的先進武器,英、法還擁有核武。請問,自己國家的人可以廢死,可是敵 人卻不可以,這樣算是平等的標準嗎?

三、 罪證確鑿者,希望一了百了者,也要廢死?

  有些人認為一旦判處死刑,即使後來發現是錯誤的判決,再也來不及了,所以應該「廢死」,以避免生命無謂的犧牲。我當然主張死刑的判決要極為慎重,但是 對於一些已經罪證確鑿,甚而是當場被抓到的惡行重犯,或是自己也覺得生不如死,活著反而難受,手鐐腳銬,不能自由,死比生還要好,希望早點一了百了的殺人 犯,難道也要「廢死」嗎?

四、 被害者家屬的感覺難道不重要?

  這個世界應該是平等的。如果我們要重視加害者的生命權,那麼受害者的生命權又如何去對待呢?各位不妨去試著了解一下鄭捷「捷運殺人案」中被殺害者家人 的感覺,也可以試著了解一下,如果您是中東「伊斯蘭國」(ISIS)那些被砍頭人質的家屬,您是否會希望殺人者繩之以法。在我看來,只有當被害者的親屬關 係人願意原諒加害者時,法院才有權力給予加害者免除「死刑」的判決。

五、 因果很重要

  佛教不主張殺生,但是也講「平等」與「因果」。上天有好生之德,人不能隨便把生命結束,就是自殺也不可以。自殺也是殺生,生命是大家共有的,是自然 界、世界所有的。世間上很多事情,犯錯了,的確可以不必用死刑,用別的刑罰來代替。假如這個人需要被判死刑,必定是過去他曾用毒辣的手段殺害別人,所以現 在也要受同樣的果報。惡毒殺人者,也必須要接受因果的制裁。

六、 公平正義很重要

  柱柱姐看過太多受害者可悲的故事。柱柱姐認為,刑法的本質與目的不是教化,而是實踐社會正義。我尊重那些主張「廢死」的團體與個人,我們都希望有個祥 和的社會,但是我必須要說,「廢死」或許是生命權的一種主張,但是「公平正義」卻也是一種值得追求的價值。我認為,「死刑」的判決要非常謹慎,但是「死 刑」的存在的確有其必要。

‪#‎洪秀柱‬ ‪#‎柱姐上菜‬ ‪#‎廢除死刑‬ ‪#‎廢死‬ ‪#‎死刑‬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