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06.24 在地出發,聯結全球:臺灣女性與政治】

洪副院長秀柱於二一五亞洲女性國會議員會議
「後二一五年:女性、發展、與政治」演講

在地出發,聯結全球:臺灣女性與政治

  台灣民主基金會副董事長暨外交部長林永樂先生,艾德諾基金會亞洲區分處主任霍夫莫斯特博士(Dr. Wilhelm Hofmeister)、行政院性別平等委員會委員王如玄女士、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陳宜倩女士、各位來自各個國家的國會議員伙伴、各位貴賓、各位女士、先生、以及各位媒體朋友:大家早!

  秀柱,身為臺灣一名女性的政治參與者,非常榮幸應邀來參加今天的盛會,也非常感謝德國艾德諾基金會以及臺灣民主基金會的邀請。我們看到今天在座的來賓,女性比男性多,一方面說明了臺灣女性比男性更關心這個議題,另一方面也說明了臺灣女性具有高度的自覺。同時,這也反映了,臺灣女性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秀柱今天要向大會報告的主題是「從在地出發,聯結全球」,因為女性議題既是在地議題,也是全球議題。首先,各地方的女性碰到的問題並不完全一樣,包括文化、社會結構、經濟發展程度等等,這就是在地的差異性。各地的女性應該針對在地的差異性,相互合作,擬定策略來提升女性的參與及權益。

  我個人從老師走上政治這條路,一路上也是突破困難、奮發圖強。我發現,當女性表現好時,別人總認為那不是靠努力,不是靠能力;我發現,當女性表現積極時,總換來這個人愛惹事的批評;我發現,當女性和男性付出一樣的心力,得到的卻是不同的報償;我發現,幸好女性活得比男性久,因為女性要用更多的時間才能爭取到和男性一樣的職位。

  臺灣有一句俗話:女性撐起半邊天。這句話,具有比較高的統計意義,因為男女的比例相當,但在其它領域,像政治、職場、家庭、等等,臺灣女性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其實,大部份的人類社會,都對女性充滿了歧視,中國傳統社會也不例外,是一個重男輕女的社會。這是一個文化問題,當然,幾千年的文化,很難在短時間內改變,因此更需要透過政治的手段,來加速這個進程。

  臺灣性別正義這一條路,也是由民間發動,然後政府從1990年代末才開始推動,但是愈走愈快。2002年通過了性別工作平等法,2004年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2011年通過了「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施行法」,同年政府也制定了「性別平等政策綱領」,並於隔年成立「行政院性別平等委員會」。這些法制與政策的作為,一方面提供女性各項的協助,另一方面也增強所有人民,尤其是男性有關性別平等的意識。

  秀柱在這裡要特別強調,女性參與政治是提昇性別正義非常重要的一個機制。中華民國立法院現有113位立委,2012年女性立法委員當選38名,比例達33.63%。根據臺灣學者對立法院的研究,女性代表在立法院的存在(presence),並不只是女性平等象徵性的實踐而已,實際上也蘊含了立法過程與議題的實質性改變。換句話說,女性立委的多寡的確有關係,而且也說明了,我們還需要更多的女性立委進入立法院,才能更加快臺灣達到性別正義的步伐。近年來,經過民間與政府的共同努力,臺灣的性別平等,的確有了相當的進步。從統計數字來看,臺灣婦女的勞動參與率在二一三年就達到50.6%,考試院女性考試委員比率為38%、監察院女性監察委員的比率則是50%。和許多國家一樣,臺灣仍存在男女同工不同酬的現象,但女性與男性同酬的比率已達約82%。這些都是經過長期努力才有的成果,也值得臺灣婦女感到自我驕傲。

  其次,女性的議題是全球性的議題,全球的女性就像姐妹一樣,應該彼此關心。這個關心,包括經驗的分享、資源的協助等等。女性爭取權益與正義之路,各地的起點不一樣,但有許多經驗是可以分享,以減少爭取權益的成本以及縮短學習的曲線。這麼多年來,臺灣也積極參與國際婦女的活動與會議,尤其民間更為積極,像今天的會議,就顯得特別有意義。未來,我們也希望亞洲的女性國會議員能夠形成論壇性的組織,更進一步地相互協助,相互分享,相互促進,為亞洲的女性真正撐起半邊天。

  性別正義的議題,也是聯合國關心的議題之一,還特別制定了所謂「性別不平等指數(Gender Inequality Index, GII)」。臺灣很不幸不是聯合國會員國,整體性別平等狀況無法在聯合國的官方文獻出現,但從此一數據來看,臺灣在性別不平等指數的表現上,僅次於荷蘭,名列世界第二。這個表現相當不錯,但這也是經過長期努力才有的成果。秀柱要特別強調,臺灣的經驗有其值得學習之處,尤其是臺灣對於性別教育的重視,因為教育是實踐女性正義最重要的工具。女性地位的提升,與教育息息相關。以此角度來看,臺灣女性具有大專及以上學歷的比率,在二一三年時達到41%,高於男性的39%,同時在2544歲的女性當中,具有高等教育程度的人數,也比男性多出36萬人。這說明了臺灣女性在教育上比男性表現更優,但這也說明了現在存在的差距,是多麼的不合理。

  女性受到教育,不僅是一種啟蒙,更培養了女性種種參與社會,乃至於改變社會的能力。除了教育之外,參與政治更是達到性別正義的重要手段。根據一些婦女運動的研究,認為百分之三十是女性參政具有政策意義的關鍵門檻,因為一超過這個比例,就足以對政策內容與政治風格產生影響。或者說,這是一個由量變轉成質變的關鍵。基本上,臺灣已經達到了這個水準。不過,秀柱心中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女性立委達到百分之五十時,那又會有什麼樣的質變呢?男性們,不用擔心,我相信結果會比百分之三十時更好。

  在我從政的路上,每次碰到性別議題,就會有男性問我,已經有這麼多制度保障了,你們到底在爭什麼?你們是不是要挑起男女之間的對立?對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我們要爭取的是性別正義,也就是要消滅性別歧視,我們並不希望有特別的對待,因為那代表了歧視的存在。我們希望有一天,那些保障全部都不需要,因為我們的社會已沒有性別歧視。」,而這樣的境界,是秀柱從教育到政治的生活經驗中,最希望看到的結果,也希望我們大家一起努力來實現前面所講的百分之五十的夢想。

  最後,秀柱要再次感謝艾德諾基金會與臺灣民主基金會的熱情邀約,也要祝福本次的會議員滿成功,大家身體健康,謝謝大家。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