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07.07 勿為侵略者而傷了我們的團結】


  我們今天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但各位可能不記得,昨天也是噍吧哖事件的一百週年紀念,余清芳先生因為此事件壯烈殉國。殖民時期余清芳先生的犧牲,其實跟八年抗戰裡為國捐軀的所有英雄一樣,都是我們民族氣節的展現。


  談抗戰,特別是在台灣談抗戰,就不能不從這段特殊的歷史經驗談起。由於造化弄人,台灣被硬生生地從中國近代史中抽離了五十年。更特別的是,台灣有一個世界上所有殖民地都沒有的經驗,那就是它的殖民者竟然企圖征服、消滅它的祖國與文化,台灣被迫成為在夾縫中生存的一群「亞細亞的孤兒」。這是一種奇怪的認同處境,它既被侵略者所指使,又是民族、文化上的被侵略者,這個困局造成了台灣特別的傷痛與尷尬。

  對中國而言,日本當然是中國近代史上的夢魘。整整五十年的侵略,從甲午戰爭到九一八,多少人死在日本軍國主義的鐵蹄下;八年抗戰,更是三千萬軍民的性命與上億人的流離失所。這以「血海深仇」來描繪,是一點也不為過的,所以侵略者應該被譴責,而被侵略者也當然擁有控訴的權利

  但對台灣來說,該如何來面對抗戰這段特殊的歷史記憶呢?我相信這仍然深深困擾著許多台灣人民。特別是當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台灣曾不斷遭到盟軍的轟炸,多少人因此喪命,如果戰爭的罪責該由侵略者承擔,那台灣又何辜呢?這歷史的仇恨又該怎麼算?我相信這是許多上了年紀,曾經歷過那段歲月的朋友,心中所難以言喻的痛,這是一個需要被同情,也需要被撫慰的痛!

  而更特殊的歷史尷尬,卻在抗戰勝利後的幾年內上演了。因為國共的內戰,一群有著完全不同的抗戰經驗的人,來到了台灣。中華民國政府對台灣而言,既是光復的戰勝者,又是國共戰場的戰敗者。一個抗戰的慘勝者,在百廢待舉中,又再度淪為內戰的戰敗者,當這樣奇特的身分出現在台灣,就和當時的台灣同胞,產生了經驗上的巨大落差。於是,這個落差就在台灣內部引發了認知的衝突,後來也就逐漸形成了台灣社會省籍意識的矛盾。

  的確,人都一樣,我們都很容易被我們自己的生活經驗所侷限,而無法去深刻同情不同經驗的人生。特別是處於完全對立的生活經驗中的人,更是很難轉化自己的立場。所以這個時候我們也才知道,設身處地,站在對方的立場想想,這件事情有多麼重要。

  我有一位朋友的說法,特別讓我感到深得我心。他說:其實對抗戰這件歷史悲劇,唯一該被譴責的只有帝國主義這個侵略者,所有罪責都該由它擔起,如果不是因為侵略者的貪得無厭,怎麼會給台灣帶來這樣的尷尬處境呢?如果不是侵略者的窮兵黷武,又怎會給中華民族帶來這麼多後續的問題呢?然而我們為什麼不一起去譴責侵略者,卻要在我們自己內部裡互相傷害呢?

  所以在這個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的日子裡,我仍然要嚴厲地譴責發動侵略戰爭的日本。特別是到現在為止,日本仍然不顧周邊國家的感受,而不願意承認發動戰爭的罪行,也不願意向受過他們欺凌的國家與人民道歉。我必須說,如果日本不能像同樣犯下罪行的德國一樣認罪懺悔,不願意負起侵略的責任,那它就會不斷地遭受譴責,也會一直無法取得受過它傷害的國家與人民的尊敬。

  但是中華文化的恕道精神也告訴我們,已經發生而無可挽回的傷害,畢竟過去了,只要必須承擔罪責的人願意誠懇道歉,我們就可以選擇原諒。同時,我也想告訴有著不同抗戰經驗的同胞們,我們都是這場侵略戰爭的受害者,不管我們受害的經驗多麼不同,我們真的都不應該彼此折磨。我們可不可以在這個莊嚴的日子裡,放下我們因為無奈的過去所造成的陰影,不要再彼此指責,也不要再擴大傷痕,我們只共同來為受難者禱告,也一起為我們共同的未來祈福!

  當然,我也要正告中共:抗戰作為歷史,它就有一定的客觀性,這個客觀性不容任何政治操弄。還給我們子孫一個關於抗戰歷史的正確認知,乃是兩岸的共同責任。抗戰勝利乃是我們民族大團結共同犧牲奮鬥的結果,我們無意否認中共對抗戰所曾付出的努力,但也希望中共能還給由蔣委員長所領導的中華民國國軍在抗戰中的貢獻。在此,我想提議,是否能由兩岸的相關歷史專家,來共同完成一部屬於中華民族的客觀抗戰史,來告慰我們為抗戰犧牲的所有軍民同胞!畢竟,仇恨是可以放下的,但歷史的教訓我們必須永遠記取,記得我們的民族會奮起抵抗一切侵略,也記得我們將永遠不會變成侵略者,去加害任何不該加害的對象。

  同時,我也願意在這裡為剛去世的李友邦將軍的夫人嚴秀峰女士,致上我最誠摯的哀悼。李將軍是台灣人參與抗戰的代表人物,我們為他的貢獻感到敬佩,也為他在後來的遭難感到傷心!最後,請讓我可以藉此再次表達對抗戰所有犧牲的英靈的最高崇敬!謝謝大家也祝福大家!

洪秀柱 104.7.7

#洪秀柱 #抗戰 #歷史記憶 #寬恕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