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08.07 洪秀柱答工總白皮書:我的國家發展願景】


  7月24日,全國工業總會提出今年度的產業政策白皮書,對國內投資環境走向崩壞、臺灣經濟走向沉陷提出嚴重警告,並期待國家未來領導人提出具體的國家發展願景與策略。

  翻開近200頁的產業政策白皮書,我發現,裡面字字句句,都是產業界對臺灣經濟與社會現況的憂心。這份沉痛的心情,我深刻地感受到了。

  經過多日的請益與思考,在這裡,我想告訴產業界的前輩與朋友們:我的參選,就是希望為國家確立一條正確的道路。我的經濟與產業政策,將依循「和平、開放、均富、道德」的願景和方向,以「開放環境、公平競爭、產業轉型」為主軸。在這裡,我也要告訴大家:產業轉型是國際趨勢,也是國內共識。但是,產業結構的問題非一朝一夕,也不是一天兩天可以達成。所有的政策,不該等選後,應該現在就提出來供各界檢視,展開理性的辯論與對話。

一、啟動社會溝通,為產業轉型找到助力

  我認為,臺灣產業要轉型升級,經濟要持續發展,目前社會上被煽動的反商情緒,是不能逃避的問題。因此,若我當選,我將會啟動全面性的社會溝通,讓全民認識臺灣產業的故事,重新肯定產業的價值。

  此外,我也會誠實告訴人民:產業轉型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有些產業可能會淘汰,有些產業會興起。轉型過程中所經歷的痛苦,無論是政府、產業或民眾,都必須做好準備,一同面對。惟有如此,產業轉型才會獲得真正的助力,政府提出的配套措施也才能發揮效果。

二、推動制度革新,打造良好的經營環境

  我認為,臺灣產業朝下一階段轉型的關鍵,在於制度面的改革與創新。因此,若我當選,將啟動法規革新工程,除了建立與國際接軌的法規環境外,也將以政府資訊透明公開為基礎,建立公平競爭機制,確保中小企業、新創企業都有和大型企業公平競爭的機會,也讓國內企業和跨國企業能夠公平競爭。

  同時,針對環保、勞動法規等爭議,我將在前述的社會溝通基礎上,建立制度化的解決途徑,以理性對話,尋求合理的解決方案。我所領導的政府,將扮演公平秩序維護者的角色,讓企業能在良好的制度環境內發揮潛力,並讓經濟成長的成果與全民共享。

  許勝雄理事長提到台積電,就是環保爭議下的受害者。台積電這樣的環保模範生,為了投資下一代製程,把先進技術留在臺灣,因而在中科擴廠,卻遭遇護樹團體反對,進度一再延宕,讓臺灣白白喪失半導體產業先機,更失去一個樹立產業與環保雙贏典範的機會。

  所以,我主張,未來所有的法令都必須是明確且可以預期的,既不允許部分團體無限上綱,也不允許行政處理有模糊的空間。只要符合標準,就應限時完成行政作業程序,以降低投資的不確定性,為企業爭取與全球競爭的時間。

  我的立場是:不論大企業或小企業,只要是有競爭力的企業,都是政府要全力支持的好企業;不論產業類別,只要是符合環保,勞工等法規標準的企業,都是我們歡迎根留台灣的優良企業。

三、參與國際經貿協定,融入全球經濟體系

  我認為,如果要打造與國際接軌的產業發展環境,必須堅定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服務貿易協定(TiSA)等國際經貿協定的決心,並做好準備工作。

  以美國主導的TPP為例,它的重點在關稅、投資與服務業的開放等。臺灣如果能夠加入,就能與其他國家共同推動法規革新,使法規更符合現況、更貼近產業或公民團體的需求。諸如檢驗標準、金融許可執照等國際上統一的規範,將使其他國家更容易了解臺灣,不會因為臺灣獨有的法規而受限。如此,國際資金、人才與技術,才能進入臺灣,加速經濟體質的轉變,進而帶動產業轉型;我國的企業,也才能繼續留在臺灣,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四、正面迎戰中國大陸,推動ECFA後續協議談判

  中國大陸是全球經濟體系的一部分,目前是世界第一貿易大國,也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國際經貿體系中,沒有任何國家可以迴避中國大陸。我認為,臺灣位處大國之鄰,中國大陸是不可迴避的現實因素。與其排拒中國大陸,不如以臺灣的優勢正面迎戰。

  因此,除了推動與其他國家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我也將在民主監督與授權機制的基礎上,進行ECFA後續協議談判。尤其今年中韓FTA完成簽署,韓國取得中國大陸許多服務業市場進入權利,更加強產業合作,嚴重威脅臺商原本在供應鏈中的地位。

  為了維護臺灣的經貿利益,我主張,儘速通過「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建立完善的民主監督與授權機制。再者,因應中韓FTA生效後經貿情勢的變化,促使ECFA服務貿易協定生效,繼續進行ECFA貨品貿易談判。更重要的是,這樣明確的民主監督與授權機制,不應侷限於兩岸協議的談判,更應擴大到其他的國際談判。如此,我們才能藉由經貿自由化的過程,獲得經濟與社會進步的力量。

五、誠實面對缺水,缺電、缺工、缺地與缺人才

  白皮書所提出「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人才」五缺,不但是當前企業所遭遇的難題,也是政府不能逃避的責任。我認為,解決問題的第一步,就是誠實面對問題,讓全民真正認知到臺灣的現狀,然後由政府、產業與全民共同尋求合理、可行的解決方案。

  缺水的部分,我們知道,氣候變遷造成暴雨與大旱交替,已是臺灣必須面對的現實。我主張:政府持續推動水庫清淤、土地轉型利用及降低漏水率,以有效保育珍貴的水資源;企業則必須加強再生水的利用,例如台積電一滴水用3.5次,令我印象深刻。

  缺電的部分,民進黨提出躁進的非核家園,中南部六縣市又聯署宣示禁燒生煤與石油焦政策,即將讓民眾生活與企業生存陷入黑暗。我認為:提高再生能源發電比例是必須的,但在再生能源能完全取代核能與火力發電之前,我們只能選擇逐步減少而非一夕全停。在穩定供電的前提之下,我們我們會扛下責任,以務實的態度達標。

    缺地的部分,我們都了解,臺灣地狹人稠,加上為了考慮糧食供應安全問題,必須維持一定面積從事農業生產,因此可以提供工業使用的土地區位及數量自然會受到限制,然而完全沒有土地,又如何去吸引新的投資呢?因此我主張:藉由產業轉型升級,調整臺灣工業的生產型態,由過去的單純的產品製造,逐漸轉變成為包括硬體、轉體及服務的系統性輸出。除增加產業附加價值之外,更能減少對環境負面的影響,讓民眾有更高的意願來接納新的產業型態。政府也應同時全面檢討將可利用的土地釋出,或將既有工業用地適度提高容積率,增加利用效率,創造雙贏。

  缺工與缺人才的部分,我們必須認知到,臺灣少子化的趨勢已經10多年,不可能再發展勞力密集產業,而勞動力短缺正是發展「生產力4.0」的關鍵推力。若我當選,將全面推動相關計畫,引導製造業,農業及服務業全面升級,以自主感知、自主預測、自主配置的新興科技應用,取代重複性人力需求,降低對基層人力的依賴。此外,我們的教育也要再鬆綁,讓企業與學校之間的合作更密切、更無縫接軌。同時,以開放的態度、友善的環境爭取國際人才,為臺灣產業升級注入更多活水。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