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09.16 發展經濟迎全球競爭 洪秀柱提創新、青年、中小企業「3個領軍」】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洪秀柱,十六日在彭博社「台灣金融市場未來發展:與全球接軌」研討會演説指出,未來台灣經濟發展的三個指導方針,是創新領軍、青年領軍及中小企業領軍;另應以開放心態、公平競爭,才能提升整體競爭力。

在台北市東方文華飯店舉辦的這場研討會有金融、保險、產業界人士參與,金管會主委曾銘宗特別感謝洪秀柱在立法院,有關銀行、保險、金融等法規制(修)定的協助,讓金融發展更完善。

洪秀柱隨後也就台灣經濟發展脈絡與前景提出看法。她説,台灣曾經是亞洲經濟發展的典範, 1960 年代即高速成長,產業也隨著不同的成長階段逐步升級,由開始的勞力密集產業,逐漸轉變為資本密集、技術密集的產業。在成長過程中,國民所得持續增加,所得分配相對平均。

然而十多年來,以前傲人的成果幾乎都消失不見了。經濟成長明顯趨緩,產業出現空洞化,工資水準停滯,所得分配也開始惡化,整個社會因此瀰漫著不滿的情緒,也就是「焦慮」。許多人辛苦工作卻好像看不見未來,於是對自己和下一代的前景感到極端焦慮。在此同時,鄰近地區的經濟快速發展,而台灣似乎已在國際競中落後,大家對國家的前景因此倍感焦慮。

她認為造成困境的原因,包括第一,製造業未能升級轉型。製造業一直以大量資本投入(而非創新研發)做為成長動力來源。當新興地區複製這種產業發展模式,再結合他們的人力和土地成本優勢,致使產業逐漸落入下風。

第二,經濟結構未能隨時代轉變。當製造業的成長出現瓶頸後,卻未改變產業結構。不僅對製造業新的走向感到茫然,也不很理解物聯網時代的網路產業,更未致力提升服務業。

第三,未能充分理解開放的意義和重要性。只將開放狹隘的理解為簽訂自貿協定,卻忽視了開放的本質,以及社會對開放的抗拒。結果是不敢真正開放,國際人才和資金也無法與台灣經濟體系連結,才使經濟喪失了許多動能。

第四,忽視中小企業的能量。台灣過去特別關注大企業的發展,卻在協助中小企業上顯得保守。這不僅使經濟深受部分產業的景氣影響,也使得中小企業能量無法充分發揮。

為打開經濟新局面,洪秀柱特別提出未來經濟政策的三大方針:創新領軍,青年領軍,和中小企業領軍。

創新領軍就是以創新作為產業的發動機。產業必須推動創新研發,這必須是產業領袖和政府首長都有的共識,至於創新特別要注重以下幾點。第一,能提高產品市場價值,強化產品競爭力的創新。第二,不只是硬體(如零組件、工業產品、消費產品)的創新,也要軟體(如服務模式和行銷模式)的創新。第三,能改變產業結構的創新。例如,結合硬體以及物聯網、大數據等網路科技的創新系統,包括智慧生產、智慧管理、智慧照護等系統等。

青年領軍就是讓青年的創新創業成為經濟的生力軍。過去長期漠視青年的創新創意能量,也忽視這時代以創新創意為導向,以人力資本為核心的新產業發展模式,以致幾乎錯失了網路數位時代。青年領軍就是希望由青年主導,融入產業新趨勢。最近政府已開始重視青年創新創業,未來更應全面翻新法制,建立與國際接軌、有利於創業的環境,使青年們能充分發揮生活、科技,並將創意商品化和市場化。

中小企業領軍就是使中小企業成為帶動經濟的千軍萬馬。中小企業曾是台灣經濟中舉足輕重的力量,許多大企業都是由此發展起來。一些中小企業經過多年深耕,逐漸進步為掌握關鍵技術或技術層次極高的中堅企業(又稱為隱形冠軍)。政府應投入資源,實際協助這些中堅企業強化創新研發和市場行銷的能量,鞏固他們在國際供應鏈的地位,並且打入更多市場。

此外還有眾多小型和微型企業,他們缺少發展能量,也無力拓展市場。政府要組織相關企業,形成產業聯盟,並透過資金、技術、行銷管道、以及網路平台等資源,協助這些小微企業壯大,並進軍國際市場。

除了「三個領軍」的政策,洪秀柱還特別強調開放心態和公平競爭。由於許多產業以外銷為主,國際市場是這些產業的命脈所繫。不管產業創新,青年創意與中小企業,也都必須與國際連結,才能達到相當規模,產生改變經濟結構的效果;創新和創業尤其要能領先國際趨勢,否則難以為市場接受。所以,加入區域經濟整合,積極洽簽雙邊或多邊自由貿易協定,仍將是未來要走的路。

但國際連結必然是雙向的,一方面要進軍國際,也必須對國際開放自己的市場。從正面價值來看,開放會帶來競爭,而競爭是促使國內改革和進步的動力來源。但開放也必然對弱勢企業與部分勞工造成重大衝擊,這正是近年來社會上對開放抱持疑懼和抗拒的主要原因。所以在推動開放的同時,不能忽視對弱勢者的保護,以爭取社會的認同和支持。

但如何在開放與保護中取得平衡?洪秀柱主張公平競爭,而非形式上的自由競爭。在不加條件的自由競爭下,少數人可能因為資源或某些先天條件的優勢,而攫取了開放帶來的多數機會與利益。公平競爭則藉由制度面的規範,確保多數人都有機會參與競爭;政府的職責之一就是保障這種公平機制順利運作。例如面對自由貿易協定,開放國內市場時,不能聽任跨國大企業挾資本優勢席捲市場,而應設法讓國內企業有公平競爭的基礎。至於對弱勢者的保護,重點在於協助企業轉型和勞工技術水準的提升,使其有適當能力面對市場開放的衝擊,甚至加入競爭的行列。

其實開放的意義不僅在商品和服務的市場開放,更在於對國外知識、人才和資本的開放心態。國內過去在製造業思維的主導下,大量引進藍領外勞,卻幾乎在爭取白領專業人才的工作上繳了白卷。網路數位時代中,高端人力資本扮演著更重要的角色,也是推動經濟與產業進步的主要力量;政府和社會也應意識到,天然資源匱乏的台灣,唯有靠大量的優秀人才,才可能改變未來。所以她主張對國際專業技術人才,以及具有創意的創業人才,大膽開放門戶,建立經濟和專業移民制度,排除對移民的種種不利限制。

金融則是經濟的血脈,但金融市場過去受到許多管制和干預,未能和國際金融體系充分連結,以致無法成為經濟中的主力產業,金融創新上更遠遠落後於鄰近地區。金融監理是維持金融市場穩定運作的機制,但不應成為市場健全發展的障礙。洪秀柱認為台灣應把握亞洲崛起的機會,建立起與國際接軌的金融法規環境與監理制度,讓金融創新有成長的空間,以充分發展具有競爭優勢與利基的業務(如財富資產管理與人民幣境外市場等),並在國際市場上攻占一席之地。

洪秀柱強調,台灣曾有輝煌的經濟成長經驗,且仍有勤奮努力、敢於開創的人民,更不甘於在國際間落後為三流國家。面對快速變動的網路數位時代,以及激烈競爭的國際環境,可以深知沒有改變,就沒有新生;沒有新生,就沒有未來,因此經濟上也一定要勇於改變,追求台灣嶄新的未來。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