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斷標準在哪?

「有教化可能」、「沒有殺人犯意」的判斷標準在哪?令人震驚竹東殺人焚屍案,從初審法官判定「有教化可能」判決無期徒刑,再到二審的「無殺人犯意」遭外界認為輕判20幾年,其落差便在於社會大眾普遍認為,主要犯嫌在受害者已無任何抵抗能力的情況下,無視受害者求饒,有喪失性命的可能,但主要犯嫌依然施暴!
  
法官有審酌這些人施行凌虐當下,完全不在意受害者已處於身心完全不堪負荷,甚至有致死之虞的可能性嗎?當司法選擇極端法理解釋路徑,但卻忽略其中因果和社會期待,才是屢屢讓社會譁然的關鍵!讓人感覺這些已變成罪犯一再減輕刑責的「理由」!
  
當加害者毫不重視「被害者」的生命權之時,虐待式的毆打、性侵甚至焚屍滅跡,主嫌如果不能獲得應得的懲罰,那我們的國家會變成甚麼樣子?
  
民進黨口口聲聲掛著正義,更有義務去實踐它!當人民不再相信司法,所衍生出來的種種問題,不論是政府還是人民本身都會是最大的受害者,仇恨、報復將會充斥著整個社會,國家只會動盪不安。司法獨立審判,但並非獨立於社會國家之外,希望司法能積極承擔社會責任,落實司法正義,不要讓人民對國家的法治感到絕望!
  
《竹東命案/性侵打死再焚屍 法官:無殺人犯意》
https://goo.gl/qhpLdH


https://www.facebook.com/ChuChuPepper/photos/a.797092740380027.1073741828.796255990463702/1280527865369843/

0 意見: